最新文章
更多專欄
搜索標籤
​追蹤我們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
配音員─聲音表演專家

採訪/好萊塢電影台節目部 文/Ying

配音對大部分人而言是個神祕的工作,雖然已有不少節目曾推出配音員企劃,揭開知名角色的神秘面紗,但,配音工作背後的酸甜苦辣卻鮮為人知。


好萊塢電影台「預告哥」─資深配音員宋克軍,今天就來和大家聊聊,卸下角色後配音工作的「真實面貌」。

入行契機


宋哥表示自己是921大地震那一年入行,可能因為自己頗有天分,僅上了三堂配音課就被「帶出場」開始跟著線上配音員見習。


「可是當然技巧不好,我們有一段時間就是跟班,真正的線上配音員他們在錄音,錄戲劇什麼的,我們就錄一些外圍的動畫有聲書,跟6、7個月就正式出來配音了。」


短時間內便出道可說是極具天分,少了視覺的刺激,配音員必須靠聲音就讓人感受到對白中的情緒變化,除了要具備觀察入微的細心度,也相當考驗聲音表演功力。

過去/現在


自嘲不是帥氣的男主角聲線,「所以一開始也是從連續劇的『雜聲』開始出來的,一群人打架,這邊有個人死掉『啊!』先死一遍,那邊砍人的『噎!欸!扼啊!』再死一組人,被刀砍跟被槌子打的力道不同,死法也要不一樣。」可見就算不是主角也不容含糊帶過,雜聲仍有許多「因地制宜」的表現方式。


「早期Betacam時代,因為設備(音軌)限制,要在有限的音軌內把所有的聲音錄完,當時學到的比較多。以前的前輩很厲害,因為不能耽誤到別人(進度),對嘴要非常準,而且所有人一定要到,才能一次把聲音錄完。現在電腦化,要有幾百軌都沒問題,後製調一調拉一拉,配音員反而不需要像以前一樣精準,很慶幸自己有接觸到後期連續劇的時期。」


宋哥不諱言道,在好萊塢電影台配的台語旁白,對不是純正閩南人的他而言是極大挑戰,「你們的台語預告真是把人弄死了!」但也誤打誤撞配出樂趣。與以往大相逕庭的預告文案,在反覆琢磨過程中,發現台語發音似乎更有味道,更能嶄露白紙黑字以外配音員的內在情緒,因此會特別在劇本外即興添增對白,不同於其他預告的創意卻意外引來年輕世代的迴響與青睞,成為與它台區隔的特色。

配音員都天聲麗質難自棄?!

那麼,配音員是否都有維持「聲齡」的保養祕方呢?「我?沒在保養的啊!」抽菸、吃麻辣鍋一概不拒,宋哥雙手一攤,直白而颯爽的承認。「我在這行能混下來,就是靠『感覺』跟『發脾氣』!」原來對宋哥來說,感性凌駕理性才是快樂工作的標準配備。 不同路線的配音員 成為「前輩」那麼久了,對「吃飯的傢伙」可是瞭若指掌:「除非你是哆啦A夢這種立刻能聽得出來的(台灣版)御用配音員,不然很難會被認出來啦!我是辨識度不高,但變化度很高的配音員!」跟「哆啦A夢類」有高辨識度聲線的配音員不同,擁有多元聲線的「配音變色龍」不易被定型,能應付不同劇本的角色需求、「因材施教」。 「我配黑子(動畫《影子籃球員》)的時候特別辛苦,一定要一大早起來才能進行配音,剛起床才有體力應付『搞剛』的角色。因為黑子不是我原有的聲線,需要特別吃力地去控制(聲帶)肌肉與角色相對平穩的語氣。」一位專業配音員要能理解角色,處理並消化角色性格,才能在對白的字裡行間尋找語音的抑揚頓挫,何時該鳴該放?就相當考驗配音員的功力了。

一人詮釋多角 單聲的獨角戲已有相當難度,而需要「一人詮釋多角」時,又要下另一番苦功。為了記下曾經配過的角色聲線,其中一個小秘訣就是以人物或圖像去連結不同類型的角色。「《神機妙算劉伯溫》裡面三個角色陳文山、黃少祺和楊懷民,三個(國語)配音都是我配、要同時講,把一個老的、帥的、跟一個笨的聲音講出來,『帥氣』可能就用索隆的聲音,『胖的、老的』就換達叔(吳孟達)上身……。」 當然,再厲害的配音員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。「我們怎麼知道《航海王》會演這麼多集啊?!怪物這麼多個,很難去把它全記起來,海底城監獄被攻破的時候,以前被抓進去關的又全出來了……死啊!」



台灣與日本的差異


「《史瑞克》我錄2、3、4集。我在跟日本人工作的時候,當他們得知我是史瑞克的配音員,會露出非常欽佩的態度:『哇!這不得了的事情啊!』但到了台灣人家根本不理我啊!」輕描淡寫一笑置之,卻難掩台灣對配音專業的漠視,「台灣現在都是要明星的名氣來宣傳,聲音表演到不到位反而是其次。」配音員被當作隨時可撤換的「臨演」,求有不求好、求量不求質。


談及一次和《航海王》日本配音員班底齊聚一堂時,日本每位角色有各自的專屬聲優,各司其職,而台版配音員僅五位,卻要身兼多職,負責動畫中幾百個角色。「他們當然會佩服你又配索隆、又配布魯克,但講多了反而會顯出台灣的不專業。」


這也不是老調重彈,本土動畫鬼才麥人杰導演接受採訪時就曾無奈道出:「台灣對創作者的不尊重從政府到民間都一樣。」(出處:https://goo.gl/Wm6Zia)這句話與宋哥接受訪問時的回應不謀而合。


感嘆台灣對配音專業的不重視已成惡性循環,在缺少資金、客戶對品質不要求、配音員又說換就換的情況下,配音員要如何能花時間深耕角色,做出更有層次的表演?「如果你一直都是配一集七百塊的東西,當有一天有人拿一集一萬二美金來請你配音,你還是只能配出一集七百塊(程度)的東西給人家。」


「我們要怎麼跟世界競爭?」



配音員的下一步?


「其實配音工作改善了我的內向,對,其實我原本是個性害羞的人。」宋哥自認原本是個害羞但內心戲很多的人,因為配音工作而改善了內向的性格。


「如果有機會,我認為配音是可以治療一些心理受過傷的人。」宋哥舉例,配製某些劇本會發自內心的感動「……去對他(劇中人)嘴、對他表情,他現在瘋狂、歇斯底里,我也獲得了抒發。」比起傳統的治療方法,期望不開心的人打開心房主動說出自己的不愉快,不如讓他們透過角色扮演的方式複誦腳本,自然而然進入故事情境,進而達到有效的情緒抒發。



「宋大哥為什麼你可以配這麼好?為什麼會配那麼多角色?」許多人這樣問過宋哥。


「沒有為什麼,因為我是宋克軍。」老王賣瓜的同時,語落又正經回答:「如果你有真感情,情緒的表現會藏不住。」這或許就是熱愛工作的資深配音員真正的心底話吧!


Home
Schedule
Highlight
Column
About
Contact

好萊塢電影台版權所有 © 2015 by Hollywood Films & Video Co., Ltd.